20世纪初中国少年儿童的生存状况

2014-11-06 10:11

       20世纪初叶,城市的工人阶级忍受着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资产阶级的双重压迫和剥削,每天劳动时间长达12~16个小时,多则甚至达到20个小时。但每日听得工资却极其微薄,生活难以维持。广大农民的生活更是苦不堪言,农村80%的土地,集中在只占农村人口10%的地主豪绅手里,农民租种土地每年除了要交繁重的地租,还要受反动政府的盘剥,缴纳名目繁多的税收,生活饥寒交迫。中国大多数的少年儿童经受与成年人一样深重的苦难。为了生存,城市儿童只有到工厂里去当童工,进商店去当学徒,受尽了资本家的残酷剥削。纺织、缫丝、烟草等行业的工厂童工占全厂工人的半数以上,年龄一般都在十岁左右,最小的才只有五六岁。他们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甚至16个。18个小时,工资却不及成年人的一半。“包身工”的境遇更加悲惨。工头从农村以先订包身契约的形式招收童工,三五年内只管吃住,不给工钱。“包身工”也没有人身自由。每月工头从老板那里领到四五元的工资,但只给童工家长不及一半,从中大肆盘剥。童工的劳动极其繁重和艰苦,丝厂的女童工,要在滚烫的开水盆里刷茧剥丝,不少童工的手因此受伤变形,夏季厂房里温度太高,身体瘦弱的童工常常晕倒;火柴厂的童工每天都要和有毒的白磷打交道,不少童工中毒死亡;煤矿里的童工更苦,工头们逼童工到煤层只有二三尺高的地方采煤,不能直腰,童工只能爬着往外运煤;商店学徒工完全是老板家里的奴隶,学徒三年,不但领不到一分钱工钱,还学不到任何手艺,吃的也多是剩饭、馊菜,睡的是潮湿的地铺。不仅如此,童工们还要受到工头的虐待,如青岛一家日本纱厂,童工们都得站着干活,夜班站久了,稍一合眼,如果让日本工头看见了,就要受到惩罚,隆冬腊月,工头用皮管子往童工身上浇凉水,童工的衣服和皮肉都冻到了一起。农村的少年儿童,多半是给地主放牛、放羊,做小长工,许多女孩子被卖去做奴婢,当童养媳,同样饱受人间的苦难。广大劳苦大众的子女没有受教育的权利,绝大部分被拒绝在学校的大门之外。据当年经济、学问发达的上海县一份调查报告统计,失学儿童占当地儿童总数的75%,在这样的生存状态中,广大少年儿童一旦接触革命,就会迸发出极大的热情,渴望跟着共产党把自己从苦难中解放出来,这也是中国少年儿童运动能够在党的领导下蓬勃发展最根本的原因。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327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